我們行善,不可喪志;若不灰心,到了時候就要收成。
所以,有了機會,就當向眾人行善,向信徒一家的人更當這樣。

(加拉太書六:9-10)

位置

2016 0928

 

阿榮很喜歡坐在中華恩友前面的這個位置。


如果有人搶先坐去,他就會靜靜候在一旁,等別人一起身,他就柔性的把位子搶回來。

阿榮說,從小他就覺得自己是個沒位置的人,父母不是很喜歡他,比起弟弟,他受到的關注少了許多。弟弟常有雞腿吃,他只吃過一次,還是弟弟啃剩的。

唸小學的時候,他發覺自己比其他人矮很多,常常被語言霸凌,什麼矮子,矮冬瓜等的叫著。常被使喚跑腿去買零食,飲料什麼的。

國中畢業,父親要他不用升學了,直接送他到朋友家的壓模工廠當學徒。又熱又吵的壓模工廠。

微薄的薪水都父親替他領,他幾乎沒有什麼零用錢。

然後有一天,模具故障,切掉了他右手的四根手指,他被緊急送到醫院。

父親趕來醫院,沒有心疼他,反而給了他幾個巴掌,怪他會害了他的好朋友,也就是阿榮的老闆。

而後,父親跟阿榮說不用賠償。似乎沒想過,斷了四指的阿榮,還有一輩子要過。阿榮開始覺得,這個家,他找不到自己的位子。

我問他手傷是幾歲發生的,他一直搖頭,一直說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發生的。

我感覺他是刻意的想不起來。有時候,「記得」,是件殘忍的事情。

後來,阿榮一直在家裡,什麼事也沒做,父親說家裡多一付碗筷沒差,還要他少出去丟人現眼。

阿榮只是逆來順受,沉默的吃飯,沉默的活下去。

父母去世,阿榮開始流浪的生活,街頭巷尾的夾縫中喘息著。直到被送來中華恩友中心安置。

他慣常的沉默,習慣性閃躲別人善意的眼神。吃飯坐同一個座位,外頭曬太陽坐同一個角落。彷彿,尋找著屬於自己人生中一直失去的位置。

他是阿榮,我在中華恩友的弟兄。

列印Email

Offers and bonuses by SkyBet at BettingY com